【人物专访】实作派知识咏唱师——专访李怡志教授

分享至

【AI新浪潮:生成式变革】系列讲座
产业与职涯的发展:生成式AI如何协助我?2024.1/6(六)14:00

订阅 CASE YouTube 锁定直播 开启

政治大学新闻学系 李怡志 助理教授|来源:讲师提供

采访、撰文|汤 净

审定|李怡志 教授

点开李怡志的社群媒体,可以发现自从生成式图片问世,这里就是他练习的场域。下什麽指令、用什麽效果较拟真、用什麽软体生成哪种款式的图片最细致,李怡志都能讲得头头是道。网路世界中,李怡志耕耘超过25年,从没想过要成为名人,但用技术与理论成为「算图界」的中坚分子。

杂学派:用自学做有兴趣的事

在非营利组织、资讯图表、AI议题中总可以看到李怡志的身影。旁人可能会认为领域跨度广泛,但李怡志并不这麽觉得。这要归功於他吸收知识的方式。打从高中开始,传统的老师讲授就不再是李怡志吸收知识的管道,他绝大多数的知识都是经由自学。早年可以看到他在Coursera(线上免费课程平台)上课的身影,近期则透过Kindle(电子书阅读器)、纸本书籍获取想要的知识。也不仅仅局限在专业领域内的知识。

谈起最近阅读的书,李怡志显得有些苦恼。他习惯同时阅读复数书籍,像孔恩的《科学革命的结构》、谈论AI如何商业化、研究方法就是最近会出现在家中的书籍。

尽管社群媒体充斥生成式图片,网路之於他并非生活重心。重点是他能够藉由网路,迅速得到他所需要的知识。1990年,网际网路在欧洲刚被发明时,远在台湾的李怡志还是一位大一生。当时,他虽然辗转知道这个消息,但没有想要深入了解的冲动。直到在淡江大学读完大二後,李怡志选择到德国读书,这才开始与网路结缘。之所以到德国,李怡志并没有解释原因,但轻飘飘地说:「就是想去德国,不管用什麽方式。」就连在台湾念到大学二年级,也是因为当时德国的留学规定。

在使用网路後,李怡志频繁留下自己的足迹。若你随手在网路一搜,就会发现无论是大众化的Facebook、个人网站(还分了两个版本)、曾经红极一时的噗浪,李怡志都曾使用过。如同实验生成式图片的精神,某些平台李怡志已不再经营,但注脚仍在。出新功能就会试试看,有新平台就会尝试使用,与其说网路是他经营自己的地方,不如说,网路是他的游乐场。李怡志说:他只做自己有兴趣的事。

教学派:用技术与想法,协助学生做想做的事

从德国返台後,李怡志曾负责Yahoo奇摩内容策画,也曾任记者、讲师。在历经业界打磨後,他选择回到政大担任教职,为的是要从改变的「下游」走到「上游」。让更多学生提早学会职场应备、希望具备的技术与想法。

二十多年前,也是李怡志刚从德国回到台湾的头几年,他的网志有篇文章。讲的是年轻人很穷,却有体力;老年人吃穿不虞匮乏,却没有体力。是否能够栽培、资助更多年轻人自由学习、成长。

尽管时过境迁,但对应到李怡志从业界、讲师、到教职的选择,似乎不那麽令人意外。二十多年後的现在,李怡志在课堂上持续引入业界所需的技术。像先前资料图表需要Excel大量微调,现在也改变作法,指导学生使用生成式图片完成。在传授学生技术的同时,李怡志也期待他们在习得技能的同时,能善尽社会责任。做事时,能确保成本是否外部化,是否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。

解放派:挥别灵魂小画家,AI助复刻童年往事,重塑记忆与经验

谈到生成式图像,李怡志认为有趣的是:经过适当的训练,人们真的能够重现儿时记忆的场景。过往的童年回忆往往缺乏照片,但可以透过描述,慢慢逼近於记忆里的场景,跟自己一笔一笔描绘的不一定有差异。藉由这样的记忆再现,更能触发创造力。

李怡志举例,即便没有亲自到过深坑石碇,也能透过网路图片蒐集、自身或他人经验,「创造」似真似假的场景,生成的图像,也就是创造力的结晶。问到最近发现的新功能,Leonardo AI推出将寥寥数笔变成精致图样的介面,李怡志认为这相当具有颠覆性。因为在这个介面中,甚至可以做到「用简笔控制图样走向」。修改简图,图像生成随之改变。解放许多拥有想法,却无法画出同等精致度的「灵魂小画家」。

谈到教学实务,李怡志一丝不苟。在大型课程前会先花费一学期小规模测试,确定课纲可行。谈到产业趋势与结合,他多方采集,思考与3D模型、实体产出结合的可能性。无论在资料图像,抑或生成式图片,李怡志都将持续尝试。

✨同场加映:《【人物专访】定义问题、拆解问题,1+AI=∞?——专访吕欣泽教授》


AI新浪潮:生成式变革讲座第二讲《产业与职涯的发展:生成式AI如何协助我?》
技术博客小蓝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